当前位置:主页 > 2m高手资料全年资料 >

半岛观察丨ofo青岛公司注销!你的押金退了吗?此前上海、深圳、

发布时间:2021-09-19   浏览次数:

  天眼查App显示,8月24日,青岛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企业状态从在营企业变更为注销企业。青岛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5月,注册资本100万,法定代表人为戴威,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持股,最终受益人及疑似实际控制人均为戴威。值得一提的是,上海拜克洛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也于近期接连注销。

  根据企查查信息,ofo的关联公司——上海拜克洛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于今年7月6日、8月9日相继注销,状态均为企业已依法注销营业执照,丧失法人资格,两家公司最终受益人、实际控制人均为ofo创始人戴威。

  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发现,除上述公司外,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也已经注销,几家公司的注销原因均为“决议解散”。

  如今的ofo似乎已经销声匿迹。过去几年,ofo曾多次更换办公地点。2016年,ofo将总部搬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并相继租下该办公楼的10层、11层、15层和20层作为ofo北京总部办公地点。2018年,ofo又从理想国际大厦搬到了互联网金融中心,但数月后又匆匆搬离。

  企查查数据显示,ofo运营主体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14号院1号楼620室,去年6月,东峡大通被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ofo注册地创融云巢的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和ofo失去联系许久,此前已向工商部门申请将ofo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记者注意到,目前ofo官网仍未关停,“我们已服务于全球21个国家,超过25座城市,2亿用户”的数据仍然在官网显示,网站下方ofo的联系地址依然是理想国际大厦,但联系电话已无法拨通,网站内容显然很久未进行更新。

  记者还试图通过微信公众号和App联系ofo。但目前,“ofo小黄车”微信公众号发布的内容已和共享单车无关,运营主体已变更为西宁转动惯量商贸有限公司,拨打App客服电话则无人接听。

  和ofo一起消失的,还有用户们的押金。“我现在已经对退回押金不抱什么希望了。”曾经的ofo用户吕美(化名)对记者表示,“我算是ofo早期的那批用户了,支付的199元押金,到2018年年底就发现已经退不出来了,其实金额并不大,但总有种被骗的感觉。”

  2018年9月起,部分用户发现ofo客户端退押金困难,原定的退款时间由0-7个工作日变成了1-10个工作日,再到后来变成了1-15个工作日。随后,ofo资金链进一步吃紧,有用户开始到ofo北京总部大厦现场办理退押金。

  此后几年,ofo通过押金换金币、押金做P2P、购物返还押金等“花样”返还用户押金,目前其App的口号已变更为“全网返利 购物省钱”,用户在客户端内购买商品,订单完成后,就可以获得返现金额,一旦累计返现达到一定额度,用户就可以提现。从返现比例上来看,购买商品单价越高,返现就越多。

  今年5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与东峡大通交通运输行政管理(交通)的案件公开。审理经过显示,ofo被约谈责令改正后,www.136333.com仍未及时退还承租人押金,经约谈拒不改正,被处以5万元罚款。不久前有报道称,仍有1600万ofo用户在等着退押金。

  但更让吕美等用户感到无奈的是,目前ofo已经无可执行财产。2019年6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ofo被供应商天津富士达自行车有限公司追债2.5亿元,但ofo运营主体名下已无可供执行财产。今年7月,一份关于东峡大通与日日顺供应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执行裁定书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在执行双方公司修理合同纠纷一案中,对被执行人ofo财产等进行调查,未发现ofo公司有财产可供执行。

  江苏省律师协会电子商务与信息网络法律委员会委员赵达军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目前来看,如果想通过法律途径要回押金,用户要寻找能证明ofo有可执行资产和有股东承担责任的两份证据。如果证据齐备,则可以由股东承担责任。

  有网友表示,“这几年婚也结了娃都生了,可是交给ofo的押金还是没动静,失望至极。”

  共享单车作为昔日的“新四大发明”之一,曾被无数投资者所看好,ofo也曾是最具发展潜力的独角兽企业之一。但同时,ofo也是一家开局即巅峰,随后快速倒台的公司。

  2014年ofo正式成立,成为我国首家共享单车公司,并创造性地推出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共享单车热潮席卷全国,大街小巷上随处可见小黄车的身影。

  2015年,戴威带领着ofo团队,从母校北大出发,开启了共享单车的风口。ofo一路攻城略地,足迹遍布全球250多个城市,估值一度达到40亿美元。

  在资本的助推下,ofo的发展像“坐上了火箭”一样。戴威带领着ofo团队前后完成了多轮融资:

  2016年8月,A+轮,1000万人民币;2016年9月,B轮,数千万美元;2016年9月,B+轮,数千万美元;2016年10月,C轮,1.3亿美元;2017年3月,财宝神算坛。D轮,4.5亿美元;2017年7月,E轮,7亿美元。

  2017年,全球知名风投调研机构,发布了全球最具价值科技创业公司榜单,这些公司都是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榜单中,ofo是全球共享单车行业唯二的上榜公司,另一家叫摩拜。

  彼时的ofo也受到资本热捧,先后完成多轮融资。据ofo官网数据显示,自2015年到2018年,ofo融资达20多亿美元。

  然而,也就是在2018年下半年,ofo就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彼时就有用户反应ofo押金难退的问题。随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这棵大树就快速倒塌,办公室也人去楼空。

  近3年时间过去,ofo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各种限制令披身,而千万用户依然在等着退钱。

  早在2017年底,ofo在被爆出挪用用户30亿押金的同时,还陷入贪腐严重的指控。当时有媒体援引一位ofo股东的话,称ofo供应链回扣一度达到一辆自行车10元,且ofo内部管理层奢侈品消费成风,几乎是“一人一辆特斯拉”。

  不过,1年多后,AI财经社《戴威,官威依旧》一文依然提到了管理层一人一辆特斯拉这一细节。

  “他曾亲眼看到ofo公司地库里停着创始人名下的一人一辆特斯拉Model S,而他们明面上的月薪只有5000元。这件事被媒体爆出后,戴威让他们赶紧各自把车开回家。”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21)京0108执381号执行裁定书显示,今年5月份,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曾通过法院财产调查系统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证券等进行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财产。现申请执行人暂不能向本院提供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下落及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本院已对被执行人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截至目前,该公司已有多条被执行人信息、限制消费令及终本案件,已多次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戴威目前已经累计被法院限制消费已经接39次。限消令中对戴威的限制包括:不得乘坐飞机、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等。

  2019年的夏天,戴威还在试图挽救ofo。他在北京秘密召集了100多人来开会,想做最后的努力。会上,戴威信誓旦旦地说:“欠用户的钱,一定要还!”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